田海军:妙手仁心,向上,向善

2015-05-19            
  田海军,男,医学硕士,沈阳医学院附属中心医院普外科副主任医师,连续多年被评为院优秀共产党员。2013年3月至2014年4月,受国家委派至也门共和国从事医疗援助工作,获得辽宁省“优秀援外队员”称号。2014年5月,荣获沈阳市五四奖章及“沈阳市十佳青年道德模范”称号,并被推荐为“向上向善辽宁好青年”。
  所有的励志故事都有一个动力的源头,田海军的经历也是这样。
  他的父亲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外科医生,从小所受的感染与熏陶,让他有了一种烙印:为人治病是能够让人脱离苦难和悲怆,给人带来福祉的善事,那道“医生”的光芒里,写着“伟大”和“神圣”的字样。从那时起,他的心中就种下了做一个好医生的梦想的种子。
  父亲告诉他,医者,看的是病,救的是心,开的是药,给的是情。历史上,但凡有名的医生大都是悬壶济世的仁者,圣者。他知道,要达到那样的境界,首先要成为一个优秀的人。
  1994年,田海军如愿考入了沈阳医学院,在如饥似渴汲取医学营养的同时,积极要求进步。入学第二年,19岁的他就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成为学生总会主席。
  如果说,从沈阳医学院到中国医科大学的求学历程,奠定了田海军扎实的专业功底的话,毕业后,临床一线的实践更让他如鱼得水,尽展白衣天使的本色。
  一个乙肝后肝硬化患者家属念念不忘这样一个场景:在患者做完脾切除断流术后,呼吸骤停。情况危急,正在值班的田海军不顾患者满口污物,以及被传染的危险,第一时间给患者做胸外压和口对口的人工呼吸,帮助患者心肺复苏,为进一步抢救赢得了时间。患者家属感动万分地说:“田大夫对待患者比家属都亲,我们还害怕接近呢!”田海军对此的回应是,那一时刻,来不及多想,只想到了医生的天职。
  健康所系、性命相托!作为普外科的中坚力量,田海军心中一直装着一团火,守着誓言,从未熄灭。他曾多次带头参加扶贫医疗队,去新民、法库等贫困地区巡诊、义诊,并帮助筹集医疗设备和药品捐献给当地的医疗机构。通过打电话、人员交流等方式为当地培训医疗人员,帮助处理危重患者。
  工作中,田海军对来自贫困地区的患者总是优先检查治疗,并尽可能地减轻患者的经济负担。有的患者急病入院所带费用不足时,他经常以个人名义担保,并为患者垫付住院费用,多次收到康复者送的锦旗。
  在一颗仁心温暖患者的同时,田海军在临床上大力开发高新技术,提升自己的专业水平,似乎在等待一次更具挑战的历练。
  机会真的来了。
  2013年,田海军所在的医院承接了国家对也门共和国的医疗援助任务,决定派出一名普外科专家前往也门最艰苦、最危险、距离基地组织最近的沙漠城市赛永市工作。
  这一消息,让田海军心情极其激动且复杂。他的内心深处有一种自豪感和荣誉感,毕竟这是代表祖国出征;纠结的是,除了也门的不安定局势,家庭也面临着诸多实际困难。
  他的妻子是附属第二医院心内科副主任医师,每天工作繁重,常常不能按时下班,更是无暇顾及家务;儿子刚上小学二年级,需要接送上下学;父母均已年迈,母亲身患尿毒症、高血压多年,每周都要由他带着来医院透析两次,加之母亲患病后,情感特别脆弱,遇事一受刺激,就会加重病情。
  但是,在祖国的重托、医生的使命和家庭需要之间,他毅然选择了前者。
  2013年3月25日,沈阳北站候车大厅。田海军看着默默不语的父母,热泪流淌的妻子,不谙世事的儿子,心里真的有一种生离死别的感觉。他告诉母亲要按时吃药,告诉妻子把门窗关好,告诉儿子听大人的话……然后,启程。
  从沈阳出发时还是春寒料峭,可到了也门便是热浪袭人。赛永的气温常年在40度以上,地表温度近50度,这里缺雨少水,生活极端困苦,田海军一下飞机就感到了明显的不适应。
  更令人担忧的是,他们每天都处在危险境地中,在驻地经常可以听到枪炮声。一天晚上,就在医疗队驻地大墙外发生了激烈交火,密集的枪声夹杂着火箭弹的爆炸声。队员们在睡梦中惊醒,为了防止被流弹击中,索性将床垫子拽到地上,打地铺睡觉。队员们平时锻炼都不敢成群结队,生怕被无人机盯上而遭遇不测。 
  2013年11月,也门形势再次紧张,大队部通知禁止外出,并做好紧急撤离的准备。由于事发突然,医疗队储备的食物已所剩无几,队员们人心惶惶。轮班外出购物的队员更是紧张,不想出去买菜。这一时刻,内心同样紧张的田海军挺身而出,他说:“我管后勤,这工作应该由我来承担。”同时他打趣地说:“如果我死了,记得为我收尸……”
  赛永总医院是当地最大的一所公立性综合医院,医务人员少,设备陈旧,根本不能满足当地的医疗需求,中国医疗专家的援助无异于雪中送炭。
  田海军除了正常每周两天的急诊班和两个择期手术日之外,还要担负每天全天候24小时的备班。
  2013年5月31日晚上,田海军突然接到也门医生拉姆吉的电话,告知有一个枪击伤患者需急救。他赶到手术室后,立即用流利的英语夹杂着阿拉伯语指挥抢救。患者失血性休克、肝破裂、血气胸,若不马上手术,随时可能死亡。他将像豆腐掉在地上一样碎成十几块的肝脏进行修补术。当地没有肝脏缝合针,他决定用大圆针代替缝合。由于大圆针长度不够,在缝合深部破裂组织出针时,只能试探着将大圆针向手指轻轻刺出,以辨别针尖的位置,有好几次锋利的针尖几乎刺伤手指。五个小时的努力,克服了重重困难,田海军终于完成了手术,自己也累得像要散了架,浑身发抖。但患者术后效果十分理想,无并发症,术后三周痊愈出院。此次手术开启了当地成功抢救肝脏枪击伤的先河。
  在随后的日子里,田海军用大量新术式治愈了多例枪击伤、刀刺伤,脾破裂、肠破裂患者。精湛的手术技巧和术后效果得到了也门人民的信任。之后,凡是遇到重大外伤,他们首先想到的就是中国的田医生。由此,中国医疗队打破了欧美及俄国专家一言堂的局面。
  也门的枪支管理十分混乱,枪击伤时有发生。田海军多次组织参与大规模的枪击伤抢救工作。对于严重的腹部枪击伤,也方总是委托他作为主刀医生执行手术。
  2013年9月28日,田海军刚刚值了一个24小时昼夜班,疲惫地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睡着了。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将他惊醒,是医疗队张守国大队长打来的紧急电话。原来,一个患者被子弹击中腹部,病情危急。
  在手术室门口,一群手持冲锋枪的士兵双眼充满了恳求与期待:“please,please,help,help……”也门医护人员见了田海军也都特别高兴,纷纷说:“中国医生来了,病人就不会死了。”
  田海军仔细检查了患者的受伤部位,决定进行小肠部分切除术,肠系膜上血管修补术。手术中,手指不慎被缝合针刺破,鲜血直流。他忍着钻心的疼痛,坚持着完成手术,看到患者逐渐恢复血压,转危为安后,才去消毒处理自己的伤口。
  术后他才知道,这位患者是现任也门总统哈迪的亲属,在也门军队中担任着要职。
  事后,也方就这次成功抢救对中国医疗队给予充分肯定和赞扬,中国驻也门大使馆史无前例地向田海军及所在医疗队发来表扬信以示鼓励,常华大使亲自在大使官邸会见了田海军,对其工作给予高度评价。 
  回想起这些事,田海军很平静,他只知道,“中国医生”代表的是国家的形象!
  在也门医疗援助一年,田海军出门诊100余天,值急诊夜班100余天,非值班叫诊参与重大手术70余次,主刀手术360余例,坚实地树立了中国医生在也门医疗界的专家形象。
  2014年4月临回国时,赛永地区副省长亲自会见了田海军,并进行表彰,还诚挚地挽留他能够继续为也门人民服务。而此前,田海军在出诊之余,对也门的年轻医生进行了大量的临床教学工作,他的目标就是通过自己的努力为也门建立一只永远不走的中国医疗队。
  向上,向善。相信,妙手仁心的田海军,会走得更高,更远。
(岳抒青)
 
 
 

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辽宁省委员会 版权所有 辽ICP备09010362号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北五经街21号 邮编:11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