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洪义:爱要无私 善要尽孝

2015-05-19            
  青涩的年龄,青涩的爱情,青涩的未来——如今,大学校园里的爱情显得那么任性,而任性之后,似乎缺少了点什么。80后大学生党洪义,毕业后为了照顾护理车祸中成为植物人的女友母亲,毅然放弃大城市的工作,与恋人一起回到农村老家,担负起孝敬护理老人的重担,传递出感天动地的正能量。
 
  2005年,党洪义以优异成绩考取了东软信息技术学院。这一年,他与同学张南南确定了恋爱关系。刚刚走入大学校门的两个年轻人,对未来无限憧憬。
  天有不测风云。2006年8月的一天,恋人小张的母亲遭遇车祸。党洪义赶到医院,见小张的母亲身上插满了管子,医生已下达了病危通知书。经过抢救,小张母亲的生命保住了,却成了植物人。
  党洪义在医院护理了半个月,直到学校开学才带着牵挂返回学校。之后,每到寒暑假,党洪义都和恋人小张一起守护在准岳母身边,精心照顾,尽自己的一份孝心。
  2009年,党洪义毕业了,他在大连一家软件公司找到了一份待遇比较优厚的工作,恋人小张也在市内一家药房上班。两人在大连这座美丽的海滨城市扎下了根。
  可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小张的父亲不知是因车祸肇事者逃逸,还是承担不起沉重费用,抑或对妻子绝望,他悄悄将妻子送到四平市一家养老院,留下女儿的电话,一走了之,杳无音讯。
  从此,党洪义和恋人每月5000多元的收入,除了两个人基本生活费,都花在了准岳母护理费上。为了省钱,党洪义穿衣服买地摊上的,三伏天连根雪糕都舍不得买。
  2010年4月,养老院给小张打来电话,说她母亲病情加重,需要有人特殊护理。两个年轻人陷入了左右为难的痛苦之中:要是把老人接到大连,高昂的成本无法承受;辞掉工作,离开美丽的大连,又太可惜了。特别是党洪义,辞掉这份不错的工作,回到乡下,父母会多伤心。两个人辗转反侧,一连几夜失眠。
  看着恋人凄苦无助的脸庞,想着准岳母的无助。党洪义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两人辞职回乡照料母亲。最后,他谢绝了公司承诺加薪、提职的挽留,2010年6月毅然决然回到小张的老家横沟村。
  回来之前,他心里清楚,他这样做,父母肯定会坚决反对,所以他就瞒着父母先将生米做成熟饭。党洪义知道,这个时候无论和父母怎么解释,都是无效的,最好还是让时间来说话吧。
  小张的家,由于给小张的母亲治病,家里已经把能卖的东西都变卖换钱了,房子几年没人住,已经破败不堪。两人简单将屋子收拾一下,就把小张的母亲接回家中。
  家安顿好了,生活又成了难题。以往赶上手头紧的时候,父母都及时给予资助。和父母关系闹僵后,家里再也不给一分钱,两人从大连回来时,兜里仅有600元钱。三口人得生活,小张的母亲少不了打针吃药,没有经济来源怎么行?
  小张家有12亩责任田。党洪义从来没摸过锄把,他就和普通农民一样,春天播下种子,夏天在地里除草灭虫,劳动一天,握锄头的双手磨出了血泡,累的直腰都费劲,可为了心中的那份爱,那份孝,他不声不吭,咬牙坚持住。
  机会从来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2010年,党洪义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国家公务员,那一刻,他与恋人小张相拥而泣。
  2011年初,党洪义被借调到昌图县委宣传部工作,单位领导事先就把食宿给他安排妥当,但领导哪里知道,再好的食宿条件,党洪义都不能享用,他心里怎能放得下家中的那份牵挂,他必须每天往返100多华里跑通勤,不分冬夏,党洪义早晨不到5点就起床,生火炉打扫院子,忙家务,吃过早饭,急忙步行四华里乡道赶往通向县城的公路,乘车上班。
  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身上背负着那么多不为人知的困苦经历,那么大的生活压力。可党洪义从未有过任何表露。由于工作表现突出,在宣传部工作期间,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2012年春,党洪义与小张举办了一个简单的婚礼,结为夫妻。下午一点多钟,没等婚礼的酒席结束,新婚的喜酒还没敬完,洪义就带着新婚的妻子匆匆返回县城,家里岳母还等着他们喂饭、饮水,等着他们收拾大小便。
  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家里有这么重病的老人,对自己亲生儿女往往都是一个重大考验,更何况是一个还没有结婚的准女婿,是不是一时心血来潮,两天半新鲜?附近的人们投来怀疑的目光。党洪义对岳母的一举一动,妻子最有发言权:“洪义对待我妈妈,都超过了我这个当女儿的,长时间守在一个植物人床前,谁都兴许有个心烦的时候。一晃3年时间过去了,洪义始终是那么一个劲儿,从没有烦絮的时候,每天他5点钟就起床,先把我妈的床单、内衣洗一遍,然后做饭。为我妈梳头,剪指甲是常事。家里买楼装修时,为了省钱,房间的装修都非常简单,但他不怕花钱,非得安装个热水器,为的就是让我妈能洗上热水澡。夏天的时候保证一、二天洗一次,冬天一个礼拜洗一次,每次洗澡都是洪义把我妈抱到卫生间,不像正常人,给植物人洗澡要费很大的劲,他对我妈这么好,我在心里总感觉亏欠他的太多。”
  最近,党洪义又被借调到县人大常委会,负责后勤管理工作。
  对于人们的赞誉,他显得十分平静:“我和妻子都是独生子女,赡养双方老人是天经地义的,我的岳母偶发车祸,让我们照料赡养她的时间提前了,付出的似乎多了一些,这些都是我们晚辈应该做的,很正常。”
 

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辽宁省委员会 版权所有 辽ICP备09010362号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北五经街21号 邮编:110003